牧者心聲

 

 

坐不定的默想

年少的我曾經參與泳隊,最高峰時候每星期四日,早午各有一節兩小時的訓練,在同一個50米的泳池中,游著千篇一律的泳式,現今想起也感到枯燥不已。在水中沒法與人對話,如何解悶呢?於是,我一邊游著,一邊開始與自己的心靈對話,思想如何應付兇惡的老師、剛才朋友對我說話的意思、數學難題解決方法、自己有何改進的地方……等等,想著想著,時間就不知不覺地流走。雖然當時的我未相信耶穌,但是這或許是我早期個人默想的經驗吧。

    信主後,很快有第一次退修的機會。當時我覺得「退修」二字很有趣,像是進修的相反,於是便報名參加了。誰知,三日兩夜在同一房間中不斷地坐著,默想經文、祈禱、安靜,室內空氣甚是局促,令我成為客西馬尼園的門徒一樣,靜享天賜安眠。這是我對於退修的第一印象,這經驗深印在我腦海中,那時的我去退修只為責任,不能夠真正享受。

    直至在大學三年級,當時中大學術自由、上課氣氛自由,除了修讀主科外,暇餘也可旁聽其他學科。當時我旁聽神學院的科目,其中一科乃溫偉耀博士教授的基督教靈修傳統。科目開闊我對於靈修、默想、靜修的理解,有次談到如何專注,老師獻議有些事前練習(如數腳步等行動)能助我們靜心進入默想。我嘗試自己跟著去做,發現不單有效地專注聚焦,更留意到自己在步行時更容易默想上主。

    自始之後,我喜愛踱步默想,每遇安靜默想的時候就衝出房間,看看天空、看看花、看看海,隨心行走、坐下、默想,整理內心思緒,或有關上主,或有關自己、或有關他人,緩步行走,向主一一訴說陳明。年少的我本以為這是自己獨有的喜好,慢慢發現原來不少人都喜愛踱步默想。在我參與中神獻身營——真正思想進入神學院接受裝備,當時郝繼勇老師就在營會開始時,帶領參與者一同踱步默想。

    明陣就是一個為踱步默想而設的空間。我對明陣第一次接觸是在中神退修營,營地是慈幼靜修院。當時一去到見到明陣,就很覺得很有趣,像是迷宮一般,喜愛解難的我就即刻行上去,快速地走了一圈,覺得沒有甚麼特別。後來,我們聽潘怡蓉老師講解,得悉那不是解難的工具,而是供我們緩步行走默想的,才發覺自己剛才錯用了。之後,我漸漸喜愛在那空間行走。那明陣中心有代表上主的標記,路徑迂迴曲折,時而走近、時而走遠,一路行走、回想,豈不是自己人生信仰一路走來的寫照呢?在空間中,偶爾走快、偶爾駐足凝望,將心思聚焦在上主,與祂對話。每次使用明陣,讓我走了一道屬靈的旅程。

    教會三樓空中花園明陣將會落成,希望藉這牧者心聲講述自己對踱步默想的經驗,能夠開闊大家的眼界,亦鼓勵弟兄姊妹使用明陣,盼望教會弟兄姊妹能夠建立默想的操練。

願榮耀歸與聖父、聖子、聖靈——三一上主。

利申:靜坐的退修並不是不好,只是我坐不定,鍾愛走來走去的默想而已,不同人自然有不同的領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