牧者心聲

 

金庸小說和聖經

  武俠小說泰斗金庸(查良鏞)與世長辭,享年九十四歲。

  小時候不喜歡看書,因為書中文字密密麻麻,看見頭昏腦脹,一打開就呵欠連連,不消三刻就夢見周公。我與表哥自小交情甚篤,常到他家裡流連。他的書架上放著幾套金庸小說(袖珍本),我不時看見他會取下閱讀,心道:「真的這麼好看嗎?」懷著好奇心,取下一本《射鵰英雄傳》來看,自此愛不釋卷,有時甚至會讀到廢寢忘餐、不眠不休。這是我第一本自己主動看完的長篇小說,然後慢慢地追看其他系列,最終完成整套「飛雪連天射白鹿,笑書神俠倚碧鴛」。

  金庸小說之所以好看,乃在於其豐富的故事題材,由一個個不同性格、背景的人物相遇交織而成,譬如說:性格不羈的楊過,卻專一地愛上單純的小龍女,竟為她守住十六年之約;喬峰一代丐幫幫主,身懷降龍十八掌、打狗捧絕技,行俠仗義,受眾人敬仰,卻被揭發是契丹人,被追殺逃亡到外地,最終因著情義制止契丹進攻北宋,背叛自己國家,因著忠義自戕而亡;身為漢人的韋小寶,雖然加入天地會、拜陳近南為師、奉命到朝廷當臥底,卻在機緣巧合下遇上一生摯友——康熙皇帝,自此成為雙面人,在情義兩難全的情況下,憑著聰明機智踏著鋼線遊走每一步。

  看金庸小說不僅有追看緊湊人物故事的刺激感,作者更從中訴說人生哲理,簡單從武功絕技如乾坤大挪移、太極拳、「以彼之道、還施彼身」等,表達「後發制人,先發者制於人」的心法,或比「搶先有著數」的心態更好。楊過、小龍女的彼此愛慕、為對方捨身、各自墮進斷腸崖而在谷底重逢,活出書中李莫愁的詩句:「問世間情是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許。」面對為民族盡忠與情義的張力,喬峰以大義捨棄對國家的忠心,韋小寶則像是外交官一樣,以智慧在兩邊張力下遊走生存。這些人生哲理十分寫實,並不離地,讓讀者醒思當下生活,尤其針對香港的處境。

  其實,閱讀聖經和金庸小說有異曲同工之妙,它承載真實生命的故事,由神與歷史上諸位人物相遇編織而成。有些人認為聖經是不同的律法規則,或是人生答案,或是道德模範,當然聖經包含這些內容,但若只為了尋找知識及教義,它則淪為苦悶之讀物。聖經之所以好看在於故事性,它對神的性情、人性善惡透過敘事的勾畫如此寫實:我們看到亞伯拉罕憑信心進入迦南,卻因保命只敢認妻為妹;看到大衛對掃羅的大義,卻因拔示巴而對烏利亞不仁;看到彼得甘願與耶穌同死,卻因懼怕三次不認主……等等。聖經中豐富的故事,讓我相信在聖經中,能找到與己對應的處境故事。然而,聖經述事不為歌頌人的成功,或對人性之惡絕望或置諸不理,它所言說的是:人雖不完全、常常失信,但慈愛信實的上主對人仍不離不棄,按著恩典、憐憫與人相遇,甚至道成肉身,取了人的樣式,在我們中間同活,且死在十字架上,三天後復活,從罪的絕望中帶來生命更新,以及終末的盼望。因此,閱讀聖經,為的是讓神轉化我們,讓聖經敘事成為我們的敘事。

  邀請你進入聖經——一個人性與神性扭鬥的真實世界。

  (在此,我亦想向已安息主懷的畢德生牧師致敬,其著作常提醒我牧者的根本。I also pay tribute to Rev. Eugene H. Peterson who always reminds me of the basics of being a pastor through his writings.